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  试验品

试验品

 爱情是什麽?我不知道。也许是做梦会梦到他,也许是……

  因爲爸爸和妈妈喜欢女孩,所以我从小就被当成女孩来养,渐渐的等我长大

后他们都说我很像女孩,我也这麽认爲。从小学到高中很多老师和同学开始都以

爲我是一个女孩,我很多不经意的动作都像极了女孩子。很多同学都说我是娘娘

腔,男孩子都不喜欢我也排斥我,只有女孩子把我当姐妹对待,不要说什麽爱情

了,我从来都没有。

  直到参加工作后我参加了一个变装俱乐部,里面都是男人装女人和穿女人的

衣服。和他们在一起久了,我也懂得了很多怎麽装女人了,吃了一年多的雌性激

素,我的身体也发生了变化,胸部有点像女人了。爲了更像女人,我经常去做美

容,洗桑拿浴的时候也要将身体淋上牛奶,那样皮肤越来越白,灌肠几乎是每天

必做的事。

  下了班我就化装去酒吧‘钓虾’,一米七五的身高,留了四年的披肩长发,

丰满的胸部,女性化的面容,细长的手指配上红色的指甲油,让我看上去就是个

女的。

  坐在吧台看着酒保优美的调酒动作,将香烟盒倒扣在台前,在烟盒旁边放上

两根烟,意思是我是男同性恋。昏暗的灯光照射在我的衣服上,一身黑色的紧身

连衣裙将我用假奶子撑大的胸部完美的勾勒出来,下身一条丁字裤让人看不出里

面穿了内裤。

  我经常来这里,很多人都认识我,知道我是男人还是同性恋,他们喜欢叫我

人妖,我也不认爲这是在侮辱我,反到很喜欢他们这麽叫我。

  一个粗壮的男人从我身边走过,摸了我的屁股一下,“哈哈,丽丽还是这麽

性感啊。要是不知道你是男人我他妈的早就操你了。”

  “去你的,死三哥说话文明点,要不人家生气了。”我哀怨的看了他一眼。

他是这个酒吧的老板,叫王三,以前是个小混混。我第一次来他就想上我,可是

知道我是男人后他就不再有这个念头了。

  酒吧里放着老鹰合唱团的‘加洲旅馆’,我边喝酒边等着有人来和我答茬。

这时一个老头来到我身边,“小姐自己喝酒不闷吗?”

  我指指桌上的烟,他看了一眼,“哦,对不起,我应该叫你先生还是……”

  我将嘴里的烟吐到他的脸上。“没关系,还是叫我丽丽小姐吧。”

  老头看着我,“酒保给这位小姐来一杯,对了,小姐喝什麽啊?”

  我放下烟,“来杯约翰克林加冰。”

  酒保给我来了一杯约翰克林,我举起杯,“谢谢你的酒。”

  老头也举起他的杯子,“小姐,你比真正的女人还要漂亮,可惜我没有这爱

好。”

  我喝了一口,放下杯,亲了他的脸一下。

  “谢谢你,你的嘴真甜,比酒还甜。”我总是抽柠檬味的香烟,所以嘴里都

是柠檬味。

  老头离开我又去寻找他的新目标去了,我还是一人静静的品着酒。直到淩晨

也没有人想约我出去,就在我要走的时候那个老头又回来了,“小姐这就走?没

等到人吗?”

  我对他甜甜一笑,“没有啊,怎麽您也没有找到?”

  老头坐在我身边,“没有,找了一夜也没有比你更漂亮的。”

  我摸着他的脸和光秃秃的头,“怎麽,想和我一夜情?”

  老头摸着我的小手,“有时间吗?价钱无所谓。”

  我亲了他一口,“时间有,就是没地方去。”

  老头拉着我的手,“我有地方,五星级宾馆去吗?”

  我站起来,“你不怕我要的价钱高?你刚才不是说不喜欢男人吗,怎麽又变

了?”

  他搂着我纤细的腰,“钱无所谓,其实你和女人一样。甚至你比她们还要漂

亮。”

  我躺在他的怀里,“那还等什麽啊?”于是我们一老一少走出了酒吧。

  到了外面我们坐他的车来到一个大宾馆,就这样一直来到他的房间。路上很

多人用看妓女的眼光看着我,我不在乎,因爲我不比她们强到哪里。还没进屋他

就开始在我的胸部乱摸,因爲里面没带胸罩我的乳头很快就被他抓着了。进了屋

里,他把门锁上,就来脱我的衣服。

  “慢点,不要急,先来点音乐。”

  我们放了一首‘加洲旅馆’,他看上去比我还不急,他搂着我将我的连衣裙

脱下,将他的头放在我的胸部和我跳着舞。跳了一会他在我耳边轻轻的问:“宝

贝你灌肠了吗?”

  我搂着他,“当然了。”我感到他的手在我的屁股上摸了很久,摸得我自己

都痒的慌,“不要摸了。我好痒。”

  他还是在摸,也不说话。“我们都脱了再跳。”我听了他的话点点头。于是

我们脱得光光的,他又将一个黑人的假阴茎插在我的屁眼里,由于过度的兴奋,

我们两人的鸡吧都立了起来。我将我的假奶子扔在一边,这样跳舞我感到很不舒

服,腿不能闭上,张大了又怕假阴茎掉了。

  最后我躺在床上,他将假阴茎拔了出来,又将我刚流的一点精液抹在我的屁

眼上。我将他的鸡吧舔湿,又躺在床上等着他的鸡吧的到来。他将我的大腿尽量

的劈开,又将我的鸡吧擡起后狠狠的插了进去。刚才见他的鸡吧不是很大啊,可

是进去了才知道还真不小,每一次都插的好深,干得我都能感觉到我的屁眼在里

外翻滚。

  “哦……我怎麽样……比……比女人……怎麽样……哦……”

  他将头放在我耳边,“不比女人差。”我的鸡吧也随着他的抽插来回乱晃。

  他在我身上卖力的操着,我舔咬着他的乳头,弄得他很快就泄了,一股滚烫

的精液射在我的直肠里。

  两人休息了一会,我又低头在他身上舔弄着。来到他的鸡吧前将他的鸡吧一

口吃进嘴里,每一下都尽量入喉。马上我就感到他的鸡吧又硬了,可是没几下他

就将精液射了出来。我喝下一半可是还有一些射在我的脸上,我将它们一一擦干

后又躺在他身边,用手摸着他软趴趴的鸡吧。他用手摸着我的鸡吧,“唉,人老

了,连操逼都没力气了。”

  我亲着他,“你可没有操逼。”

  他捏着我的脸,“对,没有,是操屁眼。你在哪工作啊?”

  我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问这个干什麽啊?”

  他说:“要是钱不多,来我这,我给你高工资。”

  我对他说:“NO,我不需要。”

  他还是不死心,“一个月5万基本工资,还有衣服和奖金。”

  我想了一下,“我不能天天在,要是可以就一个月。”

  他拍了我的屁股一下,“可以。”

  一夜过后,我和他一起走出酒店。我说过几天再去。

  我喜欢坐公车,因爲那样人多的时候会有不少手在我的身上乱摸,今天也不

例外,一上来就有好几个手在我的身上乱摸,一个粗糙的大手更是过分的伸进了

我的上衣里。

  我也不反抗,一会有人摸到了我的鸡吧,马上就撤出手看着我。“变态!”

我瞪他一眼。摸我的人越来越少了,都被我的鸡吧吓跑了,而那个粗糙的手反到

在我的鸡吧上玩弄了很久也没有离去的迹象,还狠狠的掐了我的鸡吧一下。

  “啊!”我叫了一声,大家都看着我。我装出没事的样子看着那粗糙的手的

主人,一个像民工一样的男人,身上散发着酸臭的味道。

  我还是让他继续的摸着,“先生喜欢我这样的?”我小声对他说。

  他张开嘴露出黄黄的牙齿,“喜欢。”一股口臭的味道那麽恶心。

  我对他道:“先生,我下站就下了,你要是认爲你很强就跟我来吧。”于是

下站我下了车,他也跟了下来。我快步走到两栋大楼中间那阴暗的过道处站在那

里,他也快步赶上了。

  “怎麽,想在这里做?”他恶狠狠的问我。

  我看看这里,“当然不了,你……你要干什麽?”他沖向了我,将我按在墙

边,将我的短裙掀开,撕下我的内裤,将我的鸡吧和奶子暴露在空气里。我看出

来了,这是要强奸,我想喊,但是不敢,因爲他身上带着刀。

  他将我的假奶子扔在一边,下身的鸡吧狠狠的插进我的屁眼里,用我的内裤

将我的嘴堵上。

  我双手按着墙来支撑我的身体和他的沖击,由于吃药的原因我的奶子也还是

有的,被他操得在前面乱晃。几个路人路过这里看见里面的情景都说是强奸,但

是他们正要打电话时却看清楚是两个男人在那里,只不过一个长得有点像女人而

已。有人丢下一句:“操!什麽世道!同性恋都可以在街上玩,妈的,不要脸的

变态。”

  我想叫但是由于内裤挡在嘴里发不出声音,这人在我身上干了有半个小时后

用刀架在我的脖子上,“给老子口交,精液都喝下去,要不杀了你。”

  听着他的话看着他的表情看来不是开玩笑,我坐在地上将他的鸡吧尽量插进

我的喉咙里。最后他将精液喷了我一脸连身上都是,我的嘴角还流着他的精液。

他把我的钱包拿着就跑,我连喊的力气都没有了,坐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呼吸。